欢迎来到池州市公安局网站!
您所处的位置:首页> 警营文化 > 文艺走廊

【池警札记】 夏荷

发布时间:2022-07-18 10:34:59 新闻来源:池州市公安局 编辑:华鹏 点击率:

夏    荷

一场急雨下来,风里有了凉意。傍晚,夕阳在天,去芙蓉湖走路。特意绕到天秀阁前,磨子山下,看那一片风华正茂的荷。

一池风华正茂的荷,雨后更别有风华。我看着它们,从早春水面隐约泛起绿意,到第一片新叶探出水面,到水面清圆风荷举,到荷叶田田,荷花灼灼,莲蓬立枝头,到现在清风明月照山岗,清风明月照夏荷。

夏天,是荷的季节。夏天,能够让人提起情致,特意去做的事情不多。看荷是其中一件。

七月的一个下午,去建兴看荷花。这是我见过的最开阔的一片荷。荷叶绵延,荷花绵延,有一种铺陈的大美。叶的茎干粗壮,叶片厚而浑圆,与前几年来时,景象已是大不同。初来时,还是一片新植的荷,塘泥不肥沃,荷叶纤弱,荷花纤弱,是我见过最纤弱的荷。纤弱也好,有别样的风情,是林妹妹的风姿,纤弱里自有骨骼清奇。

这次去建兴看荷,天公作美。去时,下着小雨,小雨淅沥。及至到荷塘时,雨停了。空气又清新,又湿润,满池的荷又清新,又湿润,流光溢彩。

荷,流光溢彩。与荷有关的记忆,也流光溢彩。

一年夏天,去一个乡村走亲戚。烟雨的江南村庄,雨丝如缕。雨丝打湿了粉墙,打湿了黛瓦,打湿了雕花的屋檐,打湿了高耸的马头墙,也打湿了脚下的石板路。奶奶和她的妹妹,整天坐在天井下,说着说不完的话,像落在天井里的雨丝,悠长缠绵。村庄,像黑白的默片,静默,端庄,肃然。墙角的青藤在枝头攀爬,紫薇花开的水汽泱泱。雨丝到底落完了。姨奶奶和奶奶终于出门了,走通了青石板的小巷子,一方水塘赫然横在眼前。

古池塘,青蛙跳入,水声响。那是松尾芭蕉的古池塘。眼前的池塘,姨奶奶说是老池塘,老到村子里最老的人,都不知道它的年岁。只是没有青蛙跳,也没有水声响,却有满满当当的一池荷。荷花开得肆意汪洋,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。混沌初开的年龄,无师自通地,感应到一种美的力量和震撼。生命里第一次的美学教育,就在这片荷里,以一种隐秘的方式完成了。姨奶奶折下一朵荷叶,倒过来,戴在我头上,嗯,好看。好看吗,我戴着荷叶,跑到池塘边照水。一张笑脸,天真无邪,新燕啄春泥。

 工作了,二十出头的年纪,身体年轻,灵魂年轻。年轻的身体和灵魂,有太多的想法。要太阳强烈,要水波温柔,要花开锦绣,要白雪枝头。远方,诗歌,爱情,每一样都在血液里,发酵膨胀奔流。彼时,行走是最好的出口。一个暑假,与女同事上演了好几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在杭州西湖,我们坐游船,游览三潭印月,走苏堤,在断桥上凭吊白蛇与许仙的人蛇之恋。回程路上,竟然看到一片荷塘。荷叶大片大片,浓绿墨绿,一个个莲蓬立在枝头。红衣绿扇映清波,荷叶田田,荷花亭亭,张扬着蓬勃强劲的生命力。

是时,荷花正好,赏花人也正好。生命的汁水饱满丰盈。最好的相遇,莫过于在彼此生命,最华美的时候吧。沈从文先生说,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冯唐说,后海有树的院子,夏代有工的玉,此时此刻的云,二十来岁的你,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事。多少相遇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刚好赶上了,刚好恰逢其时,可遇而不可求。至今不清楚,遇到的那片荷,是否西湖十景的曲院风荷,却多少年来,一直在心底,翩若惊鸿。

翩若惊鸿,好。流光溢彩,也好。夏荷,翩若惊鸿,流光溢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