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池州市公安局网站!
您所处的位置:首页> 警营文化 > 文艺走廊

【池警文化】诗歌诵读:我的喜马拉雅

发布时间:2021-04-19 15:06:33 新闻来源:池州市公安局 编辑:华鹏 点击率:





我的儿子顿珠带来了邀请我和姐姐去拉萨参加表彰大会的信函,我们知道,这份荣誉原本是属于我们阿爸的。一种无法言状的心情,把我带回到四十年前的玉麦,那是,在喜马拉雅山下的家乡。 




玉麦在哪里?似乎远在天边。在中印边境,喜马拉雅山南麓,在拉萨以南400多公里处,有个乡镇叫玉麦,云雾缭绕在喜马拉雅山脉蜿蜒陡峭的土路上,像一只飞上又飞下的山鹰。在这片种不出青稞的土地,有着一望无际的茫茫雪山和遍布着树干石头的五星红旗。阿爸就是在这样的土地上赶着牦牛,画上国旗,巡守边境。印度人见有中国的牦牛和国旗,就不敢靠近。




对于年幼的我来说,玉麦是一个总让阿爸操心的地方。还记得阿爸曾经无比坚定地这样告诉过阿妈,他们没权利在这里打猎,我是中国人,那些家伙不是。我不明白阿爸的意思,我只知道阿爸被打伤了。阿爸口中的家乡,谁也不能赶我们走的玉麦是阻挡我和姐姐自由的山隘,我们太渴望山外的世界了,甚至几次央求父亲“到山外去吧!”阿爸总是说“不能走。这是国家的土地,我们得守着。如果我们走了,这块国土上就没有人了。”就是这句话我和姐姐记了一辈子,我们知道,守护土地,就是守护国家。




那是1975年藏历新年前最冷的日子,阿爸拉着牦牛驮着病重的阿妈走在雪山之下,玉麦到隆子县根本就没有路,他们要走4天。在路上阿爸对着阿妈说着他心中所想,只要我们离开了玉麦,那些家伙就会把玉麦抢走,那到时候我们的家......阿妈没有翻过冰冷的日拉山口,在那一望无际的雪原上,永远的留在了那里。玉麦的生活充满未知。




后来我已经不记得是哪一天的早晨了,只记得那天的阳光格外的清澈,阿爸抱着我指着外面一根木杆顶上随风飘扬的红旗对我说“你看,这是国旗,这上面有五颗星星,有了国旗,坏人就不敢再来了。”这是玉麦升起的第一面五星红旗,从那以后我和姐姐陪着阿爸把国旗,画在所有能走到的地方。记忆中阿爸去巡山的日子,我和姐姐都是在恐惧和期待中度过的,阿爸告诉我们,保护玉麦就是保护我们的家,是我们的责任,为了这个责任,我和姐姐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。




1990年县里在玉麦成立了政府,可是这个政府只有三个人,阿爸是乡长,姐姐是妇女主任,我是那个唯一的群众。只要阿爸藏起了报纸,我和姐姐就什么都不知道,安心的待在玉麦,守着雪山。我知道,阿爸想让我和姐姐像阿妈一样,永远的守在玉麦,我当时无法理解阿爸说的责任。后来姐姐告诉我为什么阿爸一直不愿意离开玉麦的原因,是因为在阿爸少年时被牧主欺压,后来解放军来了,共产党来了,他们把阿爸从奴隶主手中解救出来,阿爸才能娶了阿妈,有了自己的家,所以阿爸舍不得离开这个地方。




最美的花总是开在悬崖上,玉麦人就是这样的花,在方圆198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每一个玉麦人都是国家的坐标,每一个玉麦人从生活在这片土地上那一天起,都会有一个比一般人更强烈的意识:我是中国人,我的任务就是为祖国守边防。




玉麦告别了三人乡的历史,但那段日子永远留在了我们的记忆里。耳畔又响起了阿妈曾教我唱过的歌,那是,我这一生最美好的回忆,清澈的爱,只为中国。